灾场高温800度‧男童吸毒烟窒息‧指挥官:不宜火海救人

时间:2020-07-22 20:58:53   作者:    755浏览
灾场高温800度‧男童吸毒烟窒息‧指挥官:不宜火海救人(马六甲)郑和将军路大火烧死男童案,负责指挥当天消防及拯救工作的姑务消拯局局长雅兹强调,消拯队伍接获投报后在六七分钟内赶抵灾场时,失火的房屋已达800度高温。当时他以20年的消防及拯救工作经验判断,受困的11岁男童陈和明已经因为吸入过量的毒烟而窒息。小童吸浓烟2分钟或窒息雅兹今日(週四,9月2日)在马六甲消拯局特别针对这场悲剧而召开的汇报会上表示,一般上,小童只要在大火中持续吸入浓烟约2分钟就可能窒息。他说,姑务消拯局接获投报后,派出3辆消防车及15名消拯员,于清晨6时抵达火灾现场,负责灭火及拯救的2支队伍分别展开行动。“当天是我负责指挥工作。消拯员抵达现场后,首先观察火场四周的环境,在冲入火场前必须鑒定一切安全,才能入屋救人。”他说,根据当天的情况,灾场的温度已达800度高温。如果消拯员爬墙入屋救人,屋墙随时倒塌,风险非常高,除了危险消人员的性命,同时也拖累整个拯救工作。他说,他知道屋内有小童受困,可是根据20年的经验,消拯员在失火后六七分钟抵达现场,且火场达到800度的高温,他判断小童那时已经因为吸入过量的毒烟而窒息。虽然如此,消拯员最后还是在开始救火后的5分钟内,分别从失火屋子的厨房及储藏室,冲入火场进行搜寻工作。“发生这起悲剧,消拯队伍可以体会到社会大众要救人的意愿。可是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身为一名指挥官,我同时也要顾及15名消拯员的性命安全。”前线人员没手电筒针对家属投诉消拯员当时没有手电筒配备一事,雅兹解释,前线的消拯员是负责灭火,他们身上都揹着10至15公斤重的灭火配备,手上又要扛着大水管,确实没有手电筒。“可是,另一组负责展开拯救的队伍,肯定是有手电筒等配备。而且,在这起事件上,负责拯救的消拯队伍当时的确有手电筒。”他说,可能家属当时是向负责在前线救火的消拯员询问是否有手电筒,结果所得到的答案是消拯员没有手电筒。叔叔:满意汇报只要交代出席汇报会的男童叔叔陈添强表示,他满意当局在这事件上作出的交代。他在聆听消拯局的汇报之后表示,他满意有关交代,而家属所要的也只是一个交代。出席汇报会的有甲州公共工程及公用事业委员会主席拿督颜天禄行政议员、甲州卫生局副局长(医药)拿督多哈迪医生,以及代表家属列席的死者叔叔陈雄来。颜天禄表示,政府要当局深入、专业及透明化调查此案件,同时向家属及社会大众作出汇报与交代,以免出现混淆。他说,这也是第一次消拯局召开类似的汇报会。另外,马六甲消拯局局长再努汀代表消拯局也代表消拯局向家属致哀,并再次澄清消拯局当天的确有入屋救人。院方:没适当治疗指责不实马六甲卫生局副局长(医药)拿督多哈迪医生否认中央医院在郑和将军路大火烧死男童案中,没有给予伤者妥善的医药照顾。相反,伤者被送院后,医院第一时间给予最适合的医疗急救。他表示,中央医院急紧部门于当天早上6时55分接获火患投报,救护车于一分钟后出发前往灾场。当救护车于7时10分抵达灾场时,伤者由公众或家属送往医院。他说,消拯员告知有4人受伤,死者父亲陈添雄(44岁)、母亲李雪莉(41)、叔叔陈添强(40岁)及妹妹陈宝林(9岁)。父注射止痛针两次“这对夫妇及女儿被送往中央医院,夫妻同时被安排进入烧伤危急部门,女儿因为没有大碍而入住普通病房。陈添强则于上午11时被送往隔央医院,同样被安排入住烧伤危急部门。”他说,经过医护人员的检查,父亲身上12.5%被灼伤,包括脸部、背部及眉部,医生先后两次为他注射止痛针,并提供氧气。此外,医生还给他保护伤口的敷贴,这种敷贴有杀菌、降温及减轻痛楚的作用,院方安排眼科医生为他检查眼睛。他说,家属过后要求将伤者转入私人医院,伤者过后在下午3时转入仁爱医院。医院清洗母伤口他说,死者母亲则身体5%被灼伤,同样获得医院清洗伤口及贴上保护伤口的敷贴,院方为她注射止痛针。同样,伤者过后要求转院,院方有告诉家属转院可能面对的风险,家属最后还是在中午签下转院表格,并在下午1时许转入私人医院。案中9岁女童被送往医院时完全清醒,只是左手指轻微扭伤,入住普通病房,最后经家属要求下转入私人医院。救护车14分钟抵现场陈添强被送往中央医院时是被送入烧伤危急部门,院方为他提供氧气。多哈迪医生说,此事件中,中央医院救护车很快作出回应,14分钟内就赶抵现场,而且伤者在中央医院时获得适时的照顾及专业的治疗,家属要求转院时,院方也给予解释可能出现的风险。他说,有人指中央医院在没有为伤者提供适当的治疗是不正确的。你知道吗?11岁男童葬身火海大火是于8月29日清晨6时,在甲市区郑和将军路发生,导致11岁的培二小学五年级学生陈和明葬身火海。他是和父亲陈添雄(44岁)、母亲李雪莉(41)、叔叔陈添强(40岁)及妹妹陈宝林(9岁)共住在案发地址的一间半砖木屋内。事发后,父亲陈添雄被灼伤,目前在一家私人医院接受治疗,母亲及妹妹也同住一间医院,妈妈身上灼伤多处,情绪未平复。妹妹则无大碍,可以走动。‧2010.09.02